前人人高管辞职创业,如何在儿童领域打造爆款?

巨鲸网络科技 创始人: 江志强 背景: 阿里+网易+人人 门派: 智能硬件 投资方: 创始团队 融资规模: 天使轮数百万美元 江志强接招 1、如何避免进入国内被山寨? 2、 在运营方面,

巨鲸网络科技

创始人:江志强

背景:阿里+网易+人人

门派:智能硬件

投资方:创始团队

融资规模:天使轮数百万美元

江志强接招

1、如何避免进入国内被山寨?

2、在运营方面,中美两地有什么差别?

3、从互联网企业高管到天使投资人再到创业者,你心态上有变化吗?

2013年底,江志强辞去了人人公司CMO的职务,结束了十年的上市公司高管生涯。除了对于职业发展阶段性的思考与困惑,以及对移动互联网红利将尽的预判,「逃离」北京也是他辞职的重要原因。「2013年北京的雾霾很糟糕,我母亲和出世不久小外甥女因此生了病。虽然我已经在北京生活十几年已然习惯这种天气,但是雾霾对于我职业的转折和城市的选择都有很大的影响,加上自己健康堪虑(二型糖尿病人),于是选择完整的财年结束时离开了人人公司,也离开北京。」江志强告诉《接招》。

辞职之后,江志强开始在TMT领域天使投资,项目遍及中国大陆、硅谷、台湾、以色列等地;同时他也在中国地区几个加速器担任导师,这些经历帮助他思考人生现阶段碰到的职业发展的困惑。正也是这个帮助初创公司「从0到1」成长的过程中,让一直在做「从1到10」的他产生了「在退休前做点有价值的事」的想法。

江志强在选择创业方向时,移动互联网红利将尽,考虑到O2O已经也成为一片红海,AI领域大公司已经积极布局、同时需要巨大的用户与数据资源。「结合团队的软硬件背景瞄准物联网领域做出有创新的产品」成为他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

公司的启动资金为江志强与合伙人一起出资,因此挑选第一个创业题目比较审慎。团队用IDEO Design Thinking 方法论进行了四个月的需求探索性调研。调研收尾的最后一轮讨论,从10个产品机会里挑了一个家长痛点明显的问题开始:「很多家里孩子不爱喝水」。这对于舅代父职近一年的江志强于团队其他同为家长的合伙人,深有共鸣。方向确立后,也找到美国哈佛大学的相关研究,了解到身体缺水容易让孩子产生认知和注意力的问题并引起肥胖和糖尿病等疾病,该机构的研究数据也表明超过半数的孩子都存在饮水不足的问题。因此打造一款能吸引儿童「主动」喝水、而且儿童可以当成小伙伴的来互动的终端成为了他第一个切入市场的产品构想。

但是创业远比想象中的更难,尤其是涉及软硬件结合的领域,要做创新产品。

「儿童智互动水壶不像儿童手环或是机器人有很多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有点摸着石头过河。」江志强坦言在这个过程中踩了无数已知和未知的「坑」。

为了增加终端的趣味性吸引孩子互动,江志强决定在终端上去做内容、强调可交互,而做内容则需要奔着做IP的精神去打造产品。谈到这里,江志强一肚子苦水,「我也不是一开始自己想要做原创内容。」原先江志强联系了几个中国很知名的IP,但是引起了国内一些家长的反对,「他们觉得那些会教坏小朋友」;转身他去询问国际IP,而价格高的让人咋舌。

类似的坑还有很多,最初江志强为了控制功耗延长使用时间,在开发系统时没有采用时下流行的安卓公版方案,而是利用团队软件优势开发更加节电的OS。但就是这一个小小的省电的想法,给团队带来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开发完系统之后,我们才发现我找不现成的游戏引擎,所以硬着头皮自己搭游戏引擎。」

软件研发困难重重,硬件生产特别是资结构的兼顾与产品可靠性上更是不容易。

「我们在进入量产之前产品的设计时就已经迭代了6次 (硬件/软件/交互内容)。」儿童用品对材质的要求都是非常苛刻,特别是要先在欧美市场首发。所有材质必须是免双酚与美国FDA认证的塑料硅胶材质。在美国还要通过儿童数据隐私保护的法律。

「这个从无到有的阶段不太容易,是我高管从业过程中从没有经历过的。」

但好在过往的高管经历给他带来很大的帮助,合作伙伴富士康在Gululu制造工艺与产品可靠性提供很大支持,解决了供应链问题。虽然富士康生产单价稍高,但是也让团队少养不少投入在硬件的人力;「Gululu世界」的动画内容制作则由好莱坞动画与特效经验丰富的北京多宝树影视公司深度参与,在江志强打造IP的过程中节省了很多精力和时间。

「很多行业的老朋友与老同事都在帮忙,包括后期销售和营销渠道的扩展。这让我们在节省了很多成本,也大大提升了花钱的效率。」

产品开发接近后期,江志强选择率先在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发布并成功众筹,短时间内即被全球20国家16个语种媒体报道。第一批量产Gululu于9月底开始如期发货后短短数个月便售罄。Gululu团队目前正密集准备第二批优化产品的量产,同时宣布将于2017年初完成中文化与本地化,推出中文版。

从人人公司离职之前,江志强也曾担任过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网易副总裁等上市公司高管职位。从上市公司高管辗转天使投资人再到投身到创业圈中,江志强坦言在做够了从1到10后,发现自己更热爱从0到1的创造过程。

Q:Gululu如何培养儿童的喝水习惯?

江:家长下载 APP并输入孩子的体重、年龄等信息后,Gululu 就会依此为其设定科学的饮水目标。通过 Wi-Fi 与 Gululu 连接后,孩子饮水数据、萌宠养成进度与其他互动数据就可以同步到APP,让家长一手掌握孩子的饮水状况,告别焦虑。除测量饮水量之外,Gululu 还整合多个传感器采集的数据,通过学习算法自动侦测饮水模式(喝掉或倒掉),从而更加准确地记录孩子的喝水量。APP中还可以设置孩子上课与睡觉的时间。

通过融合硬件、独立研发的操作平台、多种Wi-Fi 通讯方式、多个传感器的数据采集与分析、独有的互动设计、自动更新的软件与互动内容、与水杯终端搭配的APP,Gululu 提供了一个健康、科技与乐趣无缝融合的完整用户体验。

趣味化的互动设计是我们产品体验的核心,「Gululu 水精灵」产品设计了一个极富童趣的「Gululu 世界」,通过不断延展的精灵故事,让饮水行为充满乐趣,从而激励孩子多喝水,形成好的习惯。小朋友可以与 (水杯终端的) 水精灵互动,通过喝水推动水精灵形象的演变,同时获得丰富的虚拟奖励。Gululu独有的自动升级技术,可以让互动内容持续不断的更新与扩展。Gululu 还有「摇摇加好友」功能,两个Gululu同时摇一摇,就可以加为好友,小朋友之间的喝水社交竞赛也就由此展开。

Q:如何避免进入国内被山寨?

江:首先我们硬件本身如果要做的完全一摸一样并且同样坚固应该比较难。其实富士康不是我们找的第一个合作厂商,最初我们找了另外两家国际一线代工厂,但他们认为硬件部分太难做所以没有合作。因为我们要做面向儿童的产品,所以在使用安全材质的前提下做到耐摔,包括怎么在有限空间把那些电子件都塞进去,同时要实现交互等等。

另外不只是技术和硬件,我们做了自己的云服务,开发了low power的操作系统。并且打造自有IP——「Gululu 水精灵」。为了持续不断更新的内容我们做了一个跟kindle很像的软件自动升级。如果用户的手机、终端跟家里的Wi-Fi匹配上之后,这个水杯一旦回到家里、放在无线充电桩上时它就会启动自动软件更新。

所以我们在发布很长时间之内并没有发现市面上有类似的产品,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

1、他们觉得这个东西还不够受欢迎,所以他们懒得抄;

2、要抄的完全一样可能不容易抄得出来。

Q:如何培养孩子粘性?

江:我们做完4个月的非常深度的家庭调研之后,确立了「玩乐中学习」的主轴。我们在定义产品的时候,要做一个软件自动更新、持续发展可交互的内容,就是这个原因。

我们通过云,通过不断更新内容和机制来让用户持续来使用。我们在已经出货的超过5000多个产品,从后台可以看到比较清楚的数据,期间我们滚动持续的跟家长与儿童沟通。积极的根据用户反馈去调整交互方式。

其次因为「Gululu 水精灵」是一个创新型的产品,用户之前没见过类似的。所以很容易在小朋友之间引起围观,引发谈论,创造了产品的自传播性。

在培养粘性方面,我们目前游戏做的适应度比较大广,3~10岁的儿童都可以适应。未来我们会随着提取到的数据更新产品内容,增加更适应不同年龄段的内容。

Q:在运营方面,中美两地有什么差别?

江:中美在文化上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所以我们会根据不同区域去进行不同的宣传。比如我们在拍美国地区的宣传片时脚本故事、制作团队、演员通通都是在美国。不少美国消费者对于是中国制造的产品还是有疑虑,只有用老外的文化他们才能听得懂并且更容易接受。

但是目前在我们在采集到的中美儿童数据方面还没发现太大的区别,可能因为我们现在数据量还不够大。但是根据数据感觉亚洲用户的活跃度会稍微高一点

Q:目前销售渠道有哪些?

江:美国市场,Gululu主要在官网与「亚马逊独家精选」两个渠道销售。台湾市场,Gululu 将在线上与线下多渠道同步展开, 包括诚品书店与远传电信 全台湾的多个旗舰店。此前 Gululu也已经进入香港的高端百货试水,包括K11旗舰店、诚品生活、HMV旗舰店、太古城的商铺等。

近期我们也会进入大陆市场,首先会在一些合作的高端线下店和母婴平台上销售。

Q:目前销售价格偏高会不会影响一部分销量?

江:目前「Gululu 水精灵」的售价为860人民币,这是比较统一的全球定价,这是我们考虑到各项成本之后商议的定价。未来我们可能会推出价格更低的Lite版本来适应更多消费者。

Q:从互联网企业高管到天使投资人再到创业者,你心态上有变化吗?

江:心态有蛮大变化,虽然我在人人也孵化过一些创新业务。但是大公司的做法跟一个创业公司心态、做法方方面面都不一样。

在这个由奢入俭的过程中我自己学习到了很多。我做高管时有两个秘书、两个司机、几百人的团队为我服务,每天只需要做好管理职的事情。我现在创业后,不仅要完成工作,有时也要抱着仆人的心态服务我们的团队。

另外我之前经验更擅长从1到10,但创业之后做了很多从0到1的工作,对我自己的学习和提升还是很大的。包括以前在大公司做高管花钱和作为创业者自己拿钱出来,是有差别的。

阅读:

精彩评论:

订阅 "华为电商" 频道, 观看更多华为电商精彩文章